您的位置:主页 > led路灯 > “南通建筑铁军”传奇:年承建超高层建筑超5000幢产值破8000亿

“南通建筑铁军”传奇:年承建超高层建筑超5000幢产值破8000亿

发布日期:2021-11-23 08:44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2018年的中国民营企业500强排行榜中,有14家南通企业上榜,分别为:

  中南控股、南通三建、南通二建、南通四建、苏中建设、南通六建、通州建总、龙信建设、中如建工、南通五建、南通华新建工、中天科技、南通化工轻工、江苏文峰。

  除中天科技为制造企业,南通化工轻工和江苏文峰为服务企业,其他11家公司都是建筑企业。

  南通以建筑业立市,“南通建筑铁军”声名在外。2018年,南通建筑业总产值突破8000亿元,在市外完成的施工产值占比80%以上。

  当地拥有建筑特级资质的企业已达24家,一级资质企业达240家。“鲁班奖”是中国建筑行业工程质量的最高荣誉奖,南通企业获奖总数达103个,拿奖拿到手软。

  南通地处长江出海口,据江海之会、扼南北之喉,与上海、苏州隔江相望,交通便利。下辖3区、1县、4个县级市,劳动力资源充沛,从事泥瓦木作的工匠很多,自古就弥漫着一种浓厚的建筑氛围。从事建筑业受人尊重,老百姓都把孩子送到有名的工匠门下学艺。

  1950年代,南通建筑队伍除了承担本地建设任务,还被派到外地支援建设,如首都十大建筑和南京长江大桥的修建。

  1978年到1979年,南通承担了大庆油田和新疆克拉玛依油田的援建任务,创造工程“当年开工,当年竣工,当年交付使用”的好成绩,在建筑市场开始树立口碑。

  到1980年代,南通大力发展乡镇企业,组织建筑队伍进城、出省,开始奠定建筑业在南通的支柱产业地位。

  一部分南通建筑业“能人”开始创业,成立自己的企业。之后,企业的生产和经营经验就通过亲朋好友等非正式渠道传递给其他人,使得越来越多的人进入建筑行业。一些创业者的成功,为后来者提供了更多的机会,也降低了进入风险。

  “独角兽小报”在如皋冒险家:做过5年南通首富,创立最大民营造船企业,终告失败一文中,提到的熔盛重工创始人张志熔的父亲张德璜,就是这样一位能人。他最初只是如皋(南通下辖县级市)林梓镇一名泥瓦工,后来到上海奉贤承建相关楼宇工程发家,并在上海成立地通建设公司。

  张德璜对儿子的教育方式之一,就是让他到工地上接受锻炼,干些递水泥桶、推小车之类的活。

  1990年代,上海浦东开发,南通建筑企业在这一波建设大潮中揽到不少大工程,如南浦大桥。为了建设这座黄浦江上的第一座斜拉桥,南通三建抽调4个工程队的千余名工人参加会战,完成了大桥主塔、桥墩、曲梁等全部混凝土工程的施工。

  中南控股在2018年中国民营企业500强排行榜中力压苏宁环球、中天钢铁、海澜集团等老牌企业,位列第24位,也是南通企业排名最靠前的一家。

  这家总部位于南通海门市的建筑企业,创始人名叫陈锦石。1988年,他带着28个人和5000元钱,到山东东营胜利油田承接工程,第一单业务是胜利油田岩芯科大楼装修工程,之后又相继中标了东营市的一些装饰装修工程。

  1992年,他们承建了第一个双包工程潍坊富华大酒店,为公司赢得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桶金。之后,他们又承建了34层的上海大同花园高层住宅项目,并在2001年收购南通建筑工程总承包公司。

  2004年,陈锦石提携3位35岁以下的员工担任集团副总,将集团45%的股权分配给管理层。5年以后,中南控股旗下中南建设借壳大连金牛在深圳上市。

  南通建筑企业有一建、二建、三建、四建、五建、七建、八建、十建,这些企业名字看上去都像国企或集体企业,实际上都在2000年以后改制成了民营企业或股份制企业。

  一建、四建、七建、八建、十建总部在南通,二建总部在启东,三建总部在海门,五建总部在如东,六建总部在如皋,构成了南通建筑业的主体。

  1996年底至1998年底,南通二建最早迈出建筑企业改制的第一步,以原南通市第二建筑安装工程公司为基础,成立江苏南通二建集团有限公司。2005年,组建国有股受让主体江苏骅东投资有限公司,实现了国有资产的一次性退出。

  南通建筑业从业人员超过160万,每年承建的超高层建筑超过5000幢,这些建筑不只分布在中国,也分布在世界上各大洲。

  例如,南通六建独立承包了“世界第一高楼”哈利法塔的全部土建施工工程。2017年,以色列住房建设部门面向全球招标6家建筑承包企业,南通二建、龙信集团、顺通建设,以及之后递补的南通六建先后中标,南通建筑企业基本拿下以色列市场。在以色列近万名中国建筑工人中,江苏人占六七成,而南通人占江苏的80%。

  不过,建筑业也有很多难言之隐。例如,利润率始终只有2%到3% ,而工业、房地产业平均利润率在15%到20%,建筑业已经是利润率最低的第二产业。另外,许多项目开工时资金就面临严重缺口,工程竣工后长期拖欠工程款,企业对此无能为力。

  按照有关规定,工程竣工验收,才能进行决算审计,之后才能支付工程款。许多业主单位在资金紧张情况下,故意拖延决算时间、重复审计以达到迟付、不付工程款的目的。但这期间未付款项还不能算是拖欠工程款,无法诉讼到法院。

  建筑企业工程款不能到位,但工人工资每月要支付、年终要付清。这就是为什么每到年底都会出现各种农民工讨要欠薪的问题。有时,并非建筑企业有意为之,它们也是弱势的一方。

  近年来,南通市政府一直在推动建筑业转型发展,重点任务包括鼓励龙头企业加强资本运作,推动企业拓展业务领域(进入交通、水利、电力电信、铁路等基础设施建设领域)等。不知以“吃苦耐劳”和“狼性”著称的“南通建筑铁军”,有没有感受到其中的变化?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